Estelon Extreme,聲音與造型之美的極致化身

摘錄自 audionet PaulTao
http://www.audionet.com.tw/thread-8914-1-1.html



Extreme的造型絕美,重播可以奔放大器,也可以纖細靈巧,音樂內蘊情感的挖掘與刻劃尤其引人入勝。可惜美麗的事物總是珍貴而稀有,昂貴的Extreme只有極少數人能夠擁有。我在極品的試聽,彷彿當了一個下午的貴族,能與Extreme這位優雅的皇后共度難忘的午後,我已了無遺憾。

相信大家都有這樣的經驗,在路上見到法拉利超跑,心中必定會不自覺的發出讚歎。與絕世美女擦身而過,目光也必定會情不自禁隨之移動。見到美的事物而怦然心動,這是人之常情。但是在Hi End音響界呢?我必須老實說,能讓人情不自禁多看兩眼的喇叭,實在屈指可數,有時甚至還反其道而行,越是頂級高價的喇叭,體積越是巨大,在視覺上越難與居家空間取得協調。在這些喇叭中,來自愛沙尼亞的Estelon頂級旗艦喇叭Extreme是極少數的例外,它的體積高聳龐大,但是視覺卻一點也不突兀壓迫。圓融流線的造型像是穿著長禮服的優雅皇后,散發著沉穩而高貴的氣質。


2015年4月Estelon設計者Alfred Vassilkov與女兒Alissa合影,
當時Alissa擔任行銷經理,目前已升任Estelon的CEO。

以聲學為本的美麗尤物

難道Estelon請到高手擔綱工業設計?沒有。難道設計者Alfred Vassilkov是學藝術或雕塑的?也不是,Alfred在創立Estelon之前,曾在蘇聯最大的音響製造廠從事研發長達二十五年,1991年蘇聯解體之後,自己成立工作室,在幕後替許多歐美名廠設計喇叭,壓根沒受過專業藝術訓練。2012年我曾經訪問過Alfred,聽他暢談Estelon的設計理念,令我意外的是,Alfred說他並沒有刻意雕琢外觀,Estelon有如花瓶般獨特的外觀造型,其實完全是根據聲學物理設計而成的產物。音響迷對這種說法應該都不陌生,大多數喇叭設計者都有相同理念,不同的是,為什麼Alfred的作品就是如此精美絕倫、高貴優雅?或許Alfred的設計美感與生俱來,或許是愛沙尼亞濃厚的藝術與文化氣息使然。總之,無論從任何角度檢視,Extreme都是Hi End頂級喇叭中超凡脫俗的美麗尤物,任何喇叭與它並列,恐怕都將相形失色。 Extreme當然不只是披著華服的美麗花瓶而已,它也具備紮實的技術基底與極致的重播表現。只不過2014年發表以來,國外大多數的評論似乎都沒有觸及技術核心,這次為了探究Extreme的技術之謎,我特地去信向Alfred求教,更深入的了解了他的設計理念。


追求喇叭與空間的完美融合

從物理聲學出發,Estelon的喇叭為何會衍生成如此獨特的造型?Alfred的主要理念有二:第一,喇叭外觀之所以設計成上下寬,中間窄的流線造型,主要是為了讓障板寬度隨著單體大小而改變,高音單體的障板最窄,中音單體次之,低音單體的障板最寬。這種設計其實是為了讓每只單體的擴散狀況趨於一致,讓全頻段的聲波擴散完美融合,解決傳統方正喇叭箱體高、中、低頻擴散特性不一致,稍微改變toe-in角度,重播特性就會隨之改變的缺點。第二,Estelon的箱體完全圓滑,沒有銳角也沒有任何平行面,這其實是經過精密計算的結果,目的之一是避免聲波在牆面與箱體之間反射造成干擾,之二是打散箱內駐波。 Estelon的單體配置也有兩個特點:第一,中音單體一律位於高音單體上方,可以降低空間中第一次反射音的干擾,大幅降低音染,讓聲音更為精準純淨。第二,低音單體一律位於箱體下段,刻意接近地面,目的之一是巧妙利用地面反射,提升低音單體的量感與效率,目的之二是排除低頻對中高頻段的干擾。 從以上設計,我們可以發現一個重點,Alfred設計喇叭不只講究喇叭自身的重播特性,也注重喇叭與聆聽空間的融合,全力降低空間反射對於喇叭重播的影響。放眼Hi End音響界,只有極少數頂尖喇叭考量到喇叭本身對於聲波反射的影響,但是幾乎沒有喇叭能像Estelon實踐的如此徹底,而又能以如此優美的造型呈現。

讓龐大的喇叭箱體隱形

了解了Alfred的基本設計理念之後,讓我們把焦點拉到這次評論的Extreme。Alfred說Extreme是他鑽研喇叭三十年的心血結晶,集結了他對於喇叭設計的一切知識。這個說法一點也不誇張,因為在Extreme身上,我們的確看到Alfred將Estelon的每一個設計理念都發揮到了極致。 先從外觀看起,Extreme的體積龐大,佔地面積可能比大多數頂級喇叭都大,但奇特的是,Extreme的視覺效果雖然大器壯觀,但在空間中卻一點也不突兀礙眼,你不會感覺有兩個大箱子擋在眼前,甚至不會察覺它像一對喇叭,而像是兩座造型優雅的現代雕塑,這當然是圓滑流線的造型使然。這種箱體造型在空間聲學上尤其重要,因為體積越大的喇叭,受到空間反射的干擾會越嚴重。Extreme的圓滑造型,則能讓龐大的箱體在空間中「隱形」,大幅降低空間反射的影響。有能力讓龐大箱體「隱形」的喇叭,世界上應該只有兩款,一款是Avalon的天價旗艦Tesseract,另一款就是Extreme,兩者的外觀迥異,前者有稜有角,後者圓融流暢,分別代表不同的設計風格,都是前無古人的曠世巨作。


其實是四件式喇叭

Extreme的龐大箱體,其實還隱藏了另一個特點。它的箱體其實是兩截式設計,上半截箱體有如倒置的巨大牛角,消光黑塗裝與特殊造型讓這截箱體看似體積不大,但其實這截箱體重達70公斤,負責重播70Hz以上頻段,足以擔當獨立的三音路主喇叭。下方的喇叭則只負責70Hz以下到20Hz的極低頻,可以視為低音柱。發現了嗎?Extreme根本是一套四件式的大型喇叭啊!為什麼Alfred要大費周章將兩組喇叭用如此特殊的方式銜接組裝?四件喇叭一字排開不是更壯觀嗎?Alfred提出兩點合理解釋:第一,四件式喇叭分開擺設,會有相位誤差問題。第二,四件式喇叭佔去太多室內空間,使用上過於複雜不便。


請注意上半截箱體的障板略往前傾,上升時前傾的角度會隨之變化,以便讓所有單體聚焦到聆聽位置。

前無古人的高度可調設計

再繼續探討,市面上所有的兩截式喇叭,不都是把兩個喇叭箱疊放就好,為何Alfred要做出如此複雜的結構呢?因為這牽涉到另一個關鍵設計:Extreme上半截箱體的高度是可以調整的,不但可以調整,而且還可以遙控電動升降!喇叭高度從177到207公分,分為五段調整,調整幅度達30公分,這又是前無古人的獨創設計了。為什麼喇叭的高度需要調整?請想想看,當我們調整喇叭擺位,我們可以任意改變喇叭與四週牆面的距離,藉此改變聲波反射狀態,但是不論喇叭擺位如何變動,喇叭與天花板的距離都是固定的。天花板的反射一樣會對重播造成影響,為什麼這段距離不能調整呢?事實上,每一個空間的高度與天花板及地面的反射、吸音狀態都不相同,這些條件將會嚴重影響喇叭重播的表現。簡單的說,以往我們所謂的喇叭擺位,僅僅侷限在平面2D的調整,只有高度可調的Extreme,才能真正進行三度空間的3D擺位調整。想清楚這點之後,你就知道喇叭高度可以調整有多重要了。Extreme的電動升降裝置絕不是噱頭,而喇叭設計的重大突破! 不過,想到這個獨創設計是一回事,要將這種設計付諸實踐又是另一回事。為了研發合適的電動升降裝置,Alfred整整花了一年時間,最後從CNC電腦車床找到靈感,使用了類似的精密馬達與機構,才讓Extreme得以穩固、精密又順暢的調整高度。上半截箱體與低音柱只有兩點接觸,所以低音箱體的振動幾乎不會傳到上方箱體造成音染。


喇叭後方除了喇叭端子,還有一條接線,用來連接遙控調整喇叭高度的接收器。


Extreme的遙控接收器,箱體比想像中的還要大上許多。


除了喇叭高度可以遙控電動調整,旋轉高音單體旁邊的小螺絲,
還可調整高音單體的前後位置,調整幅度為3.5mm。

3D喇叭擺位

寫到這裡,或許有人會疑惑,一般喇叭的建議高度,不都是高音或中音單體與聆聽者的耳朵水平嗎?Extreme一旦「長高」,高音與中音不就跑到耳朵上方去了。Alfred當然知道這個問題,請仔細觀察,Extreme的上半截箱體並非垂直升降,而是以略向前傾的角度升高,如此一來,就可確保高音與中音單體朝向聆聽位置「聚焦」。不但如此,Extreme的高音單體還可以前後移動,只要用簡單工具就可以調整,讓全頻段到達聆聽位置的時間相位將更為一致,「聚焦」也將更為精準。 重點來了,Extreme的高度到底該如何調整才算正確?Alfred在前一次專訪中曾告訴我,喇叭中音單體的最佳高度應該在空間高度的中間點,不過考量天花板與地面的吸音、反射條件不同,所以喇叭的高度必須針對個別空間狀態進行調整。基本上,在天花板較低的空間,Alfred建議降低Extreme的高度,反之,在天花板較高的空間,Extreme的高度可以提升。Extreme的高度可以輕易的遙控調整,用家不妨嘗試過五段高度之後,找出聲音最理想的設定。


Extreme上半截箱體配備1.5吋Accuton鑽石振膜高音單體×1,7吋Accuton陶瓷振膜中音單體×1。10吋Accuton凸盆中低音單體×1,有如倒置的巨大牛角,消光黑塗裝與特殊造型讓這截箱體看似體積不大,但其實這截箱體重達70公斤,負責重播70Hz以上頻段,足以擔當獨立的三音路主喇叭。


兩只低音單體貼近地面,以45度角向兩側發聲,可以讓單體在箱內與箱外達到等壓狀態,將失真降到最低。

獨特的低音單體配置

單體使用方面,Extreme全數採用德國Accuton單體,除了Estelon喇叭已經使用過的鑽石高音單體與陶瓷中音單體之外,最大焦點是Extreme使用了Accuton全新研發的10吋「凸盆」低音單體,而且一個聲道就使用了三只,這只單體最強之處是衝程幅度超大,達到32mm之譜,低頻量感、衝擊力與向下延伸能力可見一斑。值得注意的是,Extreme使用的單體並非Accuton一般廠製成品,而是Alfred與Accuton合作開發,依照Extreme的需求特別訂製的產物。Alfred告訴我,除了低頻表現之外,選擇使用這款凸盆低音單體的主要原因,其實是分音線路的考量,Alfred並沒有說明細節,不過顯然這款單體對於Extreme的影響不只是低頻,而是在整體重播表現上產生了更深層的化學變化。 最後看到Extreme的低音箱體,這個箱體配備兩只10吋Accuton凸盆單體,單體與地面非常接近,如前所述,這是Estelon喇叭的基本設計特點之一,可以藉由地面反射提升低頻表現與效率。Alfred將兩只單體水平併排,而非在前障板垂直排列,如此兩只單體與地面的反射才會一致。除此之外,Extreme的設計還有玄機,請注意這兩只單體是以45度角向兩側發聲,Alfred稱這種設計為「平衡等壓(symmetrically loaded)」設計。簡單的說,這種45度角單體配置加上低音反射式箱體,讓這兩只單體向外與向內的壓力達到相等狀態,好處是失真大幅降低,暫態速度大幅提升,相位也更為精準。


Extreme的兩截式箱體結構,其實可以看做是四件式喇叭。
下半截低音柱箱體採用了難度極高的雙色烤漆表面處理。

光是烤漆就花了一年研究

要打造Extreme龐大而圓滑的箱體,絕對是難度極高的挑戰,用MDF或金屬幾乎不可能做出這種造型,最後Alfred選擇用人造大理石複合材料鑄造成形。這種材質本身已經極度堅硬,不過Alfred進一步在箱內設置了特殊框架結構,將箱體共振音染降到最低,不過單支喇叭總重也增加到250公斤。除此之外,Extreme的烤漆難度也非常高,Alfred堅持要在低音柱圓滑的表面,無縫銜接消光與鏡面兩種烤漆,所有烤漆廠都認為不可能辦到,連Estelon的同事都勸Alfred放棄,不過Alfred毫不退讓,研究了一年之久,終於找到德國烤漆技術,用了12層烤漆完美銜接消光黑與鏡面烤漆兩種截然不同的塗裝。 光是烤漆就花了一年時間研究,電動升降裝置也費時一年才研發成功,這還不包括Alfred在單體、箱體與分音器上所投入的心力。Alfred追求完美的意志力實在驚人。看來,Alfred真的把Extreme當做是他窮盡畢生絕學的顛峰代表作了!


為了讓Extreme徹底施展手腳,極品更端出Burmester全套頂級器材搭配,後級動用909 MK5旗艦單聲道後級,2歐姆負載時輸出功率高達1,150瓦,驅動力可謂無堅不摧。

全頻段的寬鬆感

我曾經在幾次音響展中聽過Extreme的表現,不過因為場地受限,只能初探Extreme的實力。這次在極品剛落成的開放式超大空間中正式試聽,終於可以讓這對頂尖喇叭盡情吞吐。為了讓Extreme徹底施展手腳,極品更端出Burmester全套頂級器材搭配,後級動用909 MK5旗艦單聲道後級,2歐姆負載時輸出功率高達1,150瓦,驅動力可謂無堅不摧。訊源出動111音樂中心與069 CD唱盤,搭配等級僅次於808 MK5的077前級。極品的聆聽空間非常大,不過因為才剛落成,吸音與擴散處理還未完成,空間反射音稍多,不過這種狀態剛好可以測試Extreme避開空間反射的「隱形」能力,實際上,Extreme的表現也足夠讓我體驗到它的聲音特質與實力。 先聽我熟悉的羅西尼「弦樂奏鳴曲」吧,Extreme的聲音幾乎在第一時間就讓我感受到不同的氣質,特別的從容,特別的優雅。中高頻散發著迷人的高貴感,尤其令我印象深刻。這種高貴感從何而來?來自於極度豐富的細節,不僅讓弦樂質感更為真實,連聆聽空間的空氣彷彿都為之改變,充滿著在音樂廳才會感受到的空氣感與現場氛圍。這種高貴感,還來自於一股無與倫比的寬鬆感,這種寬鬆並不局限於某一個頻段,而是從最高音到最低音、從最強音到最弱音都能感受到的輕鬆與從容感。這張馬利納版本的羅西尼「弦樂奏鳴曲」非常奇特,不同音響系統總會展現不同風貌,有的溫潤濃厚、有的清爽鮮活,但是只有Extreme展現出如此從容優雅、穠纖合度的輕鬆感。


深不可測的低頻實力

Extreme的低頻表現也值得一提,我第一個注意到的是鋼琴的形體感,Extreme的體積雖然龐大,但是投射出的鋼琴形體卻非常真實,不會過度龐大,尤其是低頻量感控制的恰到好處,完全不會過度膨脹,低音觸鍵的瞬間收放速度超快,完全符合Alfred在email回信中所描述的低頻特質。再聽阿格麗希演奏的拉赫曼尼諾夫「交響舞曲」雙鋼琴版,鋼琴女皇的演奏奔放揮灑,Extreme的演奏也毫不保留的展現出令人屏息的強大張力。鋼琴低音表現同樣近乎完美,不論密度、彈性、層次感近乎真實,甚至連鋼弦振動的細微聲響都纖毫畢露。老實說,要讓Extreme展現出特別洶湧澎湃的低頻絕對輕而易舉,但是Alfred卻克制著了任何想要突顯低頻的慾望,而是讓低頻以最真實的面貌呈現,這反而才是喇叭設計最難達到的境界。 寫到這裡,或許你會以為Extreme的低頻是較為節制收斂的傾向。別誤會了,播放「天使與魔鬼」原聲帶,Extreme的低頻竟然有能力讓極品超大聆聽空間的每一吋空氣都為之撼動,即使加大音量,低頻衝擊也毫不混亂失控,能量感源源不絕的湧現,此時我才感受到Extreme深不可測的實力。


放大音樂內蘊情感

Extreme的弦樂表現如何?我用兩首曲子說明,第一首是歐伊斯特拉夫演奏的普羅高飛夫小提琴奏鳴曲,這是1959年的老錄音,但是Extreme的重播卻毫無陳舊感,小提琴彷彿抖落一身塵埃,煥發著以往從未聽聞的光澤感。細膩的音質,甚至讓我有聆聽現代新錄音的錯覺。再聽希拉蕊韓演奏的布拉姆斯小提琴協奏曲,此時我才知道這份錄音究竟好到什麼地步,弦樂齊奏不但圓潤,而且層次分明,那絲絲縷縷的層次感是如此清晰真實,彷彿樂團就在我的眼前演奏,我不但可以聽到,甚至可以感受到樂手全神貫注於演奏的專注演神情。再聽希拉蕊韓的主奏,我聽到了以往從未體驗過的鏗鏘氣勢與萬千氣象,琴音盡情伸展,毫不壓抑拘束,每一個轉折又細膩刻劃入木三分。到底是希拉蕊韓這份演奏真的如此神奇,或是Extreme的寬宏大器為這份錄音加分?我的發現是,Extreme的詮釋雖然不刻意刺激,但是卻彷彿能放大音樂中蘊含的情感與張力,讓人輕易的被音樂所吸引。


交響樂團就在眼前

最後我必須特別強調Extreme重現大編制樂團演奏的能力,先聽馬捷爾指揮克里夫蘭交響樂團在Decca錄製的普羅高飛夫「羅密歐與茱麗葉」,播放大動態樂段,我發現Extreme的重播風格並不暴力,但是瞬間拉開氣勢的能力卻沒有任何保留。開闊的場面,彷彿真能讓人感受到交響樂團正在眼前演奏。演奏瞬間休止時,我又能聽到演奏空間中的殘響餘韻,顯示整套系統不但細節描繪能力非凡,音樂背景也極度漆黑沈靜。再聽拉蘿佳演奏的拉威爾「G大調鋼琴協奏曲」,這首曲子的樂團編制其實不大,詮釋的重點不在大氣勢的展現,而在於微妙靈敏的暫態與動態對比。Extreme的體積龐大,原本我不指望它的重播會有多麼靈巧,但沒想到這款喇叭竟然毫不勉強就展現出樂曲中的靈動與纖細質感。鋼琴低音觸鍵不但靈巧,而且還能呈現出真實的觸鍵力道,這種真實刻劃能力,可就是我以往所不曾體驗過的了。


當代經典

Alfred從聲學物理出發,塑造出Extreme的絕美造型。前無古人的喇叭高度可調設計,更引領喇叭設計進入三度空間調整擺位的全新領域。它的重播可以奔放大器,也可以纖細靈巧,音樂內蘊情感的挖掘與刻劃尤其引人入勝。無需時間考驗,Extreme的優雅身段、獨創技術與超凡美聲已經證明它當代經典的地位。遺憾的是,美麗的事物往往是珍貴而稀有的。昂貴的Extreme只有極少數人能夠擁有,我在極品的試聽,彷彿當了一個下午的貴族,能與Extreme這位優雅的皇后共度難忘的午後,我已了無遺憾。

Estelon Extreme
類型:4音路5單體低音反射式落地喇叭
使用單體:
1.5吋Accuton鑽石振膜高音單體×1,7吋Accuton陶瓷振膜中音單體×1。10吋Accuton凸盆中低音單體×1,10吋Accuton凸盆低音單體×2
頻率響應:20Hz-45kHz
靈敏度:91dB/2.83V
平均阻抗:4歐姆
承受功率:500瓦
內部配線:Kubala-Sosna
外觀尺寸(WHD):790×2,070×820mm(高度1,770-2,070mm五段可調)
重量:250公斤


日月音響 Since 1971
預約試聽電話:
TEL:+886-2-2771-0912
FAX:+886-2-2778-4839